城市競爭另類賽道:泰州爭做教育“特長生”,背後下了盤大棋

2021-05-26 15:16:54

  明朝思想家王艮在泰州創立泰州學派。 本組圖片來自 泰州發佈 微信公號

  “你們泰州今年最熱的話題是什麼?”

  “毫無疑問,是教育。”

  在江蘇泰州,老百姓今年以來不經意間發現,“教育”的出鏡率刷新了歷史記錄,大家茶餘飯後總免不了要聊一聊教育上的事。

  泰州對教育的重視,從今年該市“新春第一會”上便可看出端倪。與別的城市以“招商引資”、“營商環境”作為主題詞不一樣,泰州新春首會的關鍵詞是“教育”,並在此後引發諸多漣漪。

  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採訪獲悉,在這次大會上,泰州以市委、市政府的名義,出台了18條“乾貨”政策支持教育發展,比如,拿出“真金白銀”辦教育。據官方測算,泰州每年新增10多億元經費用來提高教師收入。同時,未來五年,還將斥資100多億新建學校。

  為了防止政策停留在紙面上,大會結束之後,泰州市委書記史立軍連續在六週時間裏,就教育工作專門奔赴下轄6個區縣進行專題調研,走訪各類學校,與各地校長、教師頻頻座談。

  泰州如此“執念”於教育,在外界看來,其背後顯示出一個區位條件不佔優、中等規模的城市,在日趨激烈的區域競爭中正重塑其競爭力的探索和嘗試——在“人才爭奪戰”中加速培育本土人才,試圖從長三角一眾強勁對手的“東西夾擊、南北擠壓”中實現突圍和逆襲。

北宋理學宗師胡瑗在泰州創辦安定書院。

  不走尋常路

  北宋理學宗師胡瑗曾在泰州創辦安定書院,這是江蘇最早的書院之一。明朝思想家王陽明的學生王艮在這裏創立泰州學派,一時開平民儒學之風氣……

  “崇文重教”的傳統和基因,滋養、孕育併成就了日後泰州“教育之鄉”的美譽。泰州溱潼李氏相繼走出了李德仁、李德毅、李德羣三位院士。

  其實,三泰(地級泰州市組建之前,對泰縣、泰興、泰州的別稱)地區的基礎教育,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已聲名鵲起。當時,在改革開放的春風激盪下,泰州湧現了一批名教師、名校長和名學校。

  不過,新世紀之交,隨着蘇南經濟加速起飛,蘇南城市紛紛在基礎教育投入重金。泰州教育的優勢在緩慢消解,甚至在一些方面相繼被蘇南以及有的周邊兄弟市超越。

  僅以教師的薪資待遇水平來看,據泰州官方人士透露,近些年泰州的整體和平均水平,已明顯低於周邊地區。困擾在教育領域的一些矛盾和問題也接連出現。據泰州市委辦人士介紹,短短一年時間,市委書記史立軍對教育的相關批示多達29次,其中多數是批評和反思意見。

  今年,在全國大多數城市都把注意力放在經濟工作,聚焦招商引資、營商環境等課題時,泰州獨樹一幟,把“新春第一會”的主題和關鍵詞確定為“教育”。

  不僅如此,泰州下轄6個區縣也把教育列為了“一把手”工程,其中姜堰區特別將“教育立區”確立為發展戰略,目標是將該區打造成為“全國有名、全省一流、人民滿意”的教育高地。

泰州城市風光。

  新增10億經費提高教師收入

  “泰州教育在全省乃至全國,都是有位置、有影響的。但是與泰州教育的輝煌歷史相比,與周邊先進地區相比,與人民羣眾的期待相比,我們在優質學校資源供給、師資隊伍建設、教育管理機制體制等方面還存在不小的差距。”談及為何要把教育列為全市的“頭號工程”,泰州市委書記史立軍這樣回答。

  史立軍曾公開疾呼,“如果我們不大抓教育、狠抓教育、抓好教育,就會被先進地區拉開更大的差距,就會在未來的區域競爭中失去堅強的人才支撐”。

  差距到底有多大?一組數據或許能説明問題:泰州基礎教育的學位總缺口達6.57萬個,學校總缺口90所,教師總缺口至少3000人。也正是因為相關資源缺口大,導致各校“大班額”問題突出。

  還有,代表優質水平的四星級高中,泰州佔比僅為58%,低於江蘇全省平均水平。另外,泰州義務教育階段、高中階段的教師的年平均收入,也比周邊城市低了不少。拿教師的收入待遇來説,它可能會直接影響到老師能否安心從教,進而影響學生的培養。

  在正視自身短板後,泰州並沒有貿然行動。據泰州市委辦相關負責人介紹,2021年春節前,市委還專門把學生家長、校長、教師代表請進市委大院,召開座談會,聽各方對教育方面的意見、建議。

  座談期間,一位初中老師道出了自己的心聲。她説,現在很多老師每天都起早貪黑,可收入不高,還照顧不到家庭,工作和生活壓力大,職業榮譽感不強。這番話讓在場的很多領導聽後感到心酸。

  今年2月20日,泰州把“教育大會”一竿子插到底,全市各級各類學校的老師均能在線收看。這次大會上,還專門安排了1名教師和1名校長坐在主席台,這實際上也是在向外界公開傳達“要提高教師地位”的信號。

  而會上印發的泰州教育“18條”政策,更為當地教師隊伍釋放出紅利。

  政策寫明,全市將加大經費保障,特別是保證教師收入水平。按照“當前可承受、長遠可持續”的原則,據測算,泰州每年將新增10億元以上,用於提高教師的收入待遇。

4月28日,泰州市學校建設項目集中開工現場推進會舉行。

  扭轉教育“內卷”的探索

  與全國大多數城市一樣,有關教育的問題,都是民眾最為關心的問題。

  最近熱播的電視劇《小捨得》,將家長“教育內卷”下的焦慮展現得淋漓盡致。家長為了孩子提高成績,拼命報各種校外輔導班,英語提高班、語文拓展班、奧數班、鋼琴班、舞蹈班……家長們既給孩子想惡補文化知識,又想培養才藝特長。結果,不僅家長把錢包掏空了,更多的是孩子們睡眠嚴重不足、身心承受壓力。

  “雞娃式教育”之下,校外培訓結構應運而生,“超綱教學”“提前教學”“兜售焦慮”等問題層出不窮。

  泰州市教育局局長萬永良介紹,泰州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整治實行“疏堵結合”。一方面,暫停審批中小學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,對存在問題的限期整改。另一方,配強學校的師資,向有需要的學生提供課後延時服務,為孩子們輔導課業,解決家長後顧之憂。

  作為泰州教育的“樣板區”,姜堰區早在幾年前率先進行了探索。據姜堰區委書記方針介紹,該區已向54所城鄉中小學開通了課後延時課程,受益學生達4萬多人。這些學生在學校由老師輔導完成家庭作業,餘下時間可參加書法、足球、器樂等社團活動,“既減輕家庭經濟負擔,又促進學生健康發展”。

  背後的一盤大棋

  正如前文所述,泰州教育“18條”政策明確,城市總體規劃、詳細規劃,必須優先規劃學校,併為新辦學校提前預留空間。

  對此,泰州市長朱立凡多次開會研究“十四五”學校佈局和規劃建設。他説,要真正做到教育優先優質發展,突破條條框框,拿出真金白銀,加快推進學校建設,不得搞“包裝式”的弄虛作假。

  在黨委政府的強力推動和規劃的剛性約束下,泰州還列出了“任務表”——未來5年,泰州要新(改、擴)建各階段的學校200所以上,保證下轄各縣市區的學位供給水平平均達到省教育現代化建設要求。

  據官方透露,未來五年,泰州新建學校累計投資高達100多億元。其中,今年4月28日,泰州一下子同時開工建設86個學校,總計投資75億元。

  到2025年,全市參與集團化辦學的中小學(幼兒園)比例將達85%,四星級高中比例達75%,由此,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的特點愈加顯現。

  “教育決定着泰州的今天,也決定着泰州的未來。市委市政府提出做強產業、做強城市,首先是要做強教育,這是基礎和關鍵。高水平、大力度的教育投入,產出的是人才、是未來、是希望,這是任何行業都比不了的。”泰州市主要領導在公開講話中如是説。

  實際上,位於江蘇中部、長江以北的泰州,不臨海、不沿邊、不靠近省會,也遠離長三角龍頭城市上海,地理區位優勢乏善可陳。對於這樣的城市,面對日趨白熱化的“人才爭奪戰”,自力更生培養本土人才,或許是最優解。因為這些在泰州接受多年教育的學生,成才後最有可能“反哺”家鄉。

  “教育是泰州的一張金字招牌,教育不僅是為城市培養人才,同時也是吸引人才的最大資源。”泰州市主要領導表示。

  哈工大副教授李增強,就是被泰州教育“打動”的創業者之一。2017年,他來到泰州姜堰區,出任哈工大機器人泰州智能製造研究院院長。他了解到,姜堰基礎教育水平高,高考名校升學率全國領先。2020年下半年,他毅然決定,把快要上二年級的孩子落户到泰州上學,入讀姜堰實驗小學。如今,不僅一家三口在泰州團聚了,他還新成立了一家名叫華粹的智能裝備公司。

  “對於泰州這樣的一座追趕型城市來説,如果跟其他城市拼政策、拼補貼,用錢來吸引人才,很多時候並不具備很強的競爭力。”在泰州的決策層看來,泰州吸引人才有綜合優勢,具體表現在教育水平高、生活宜居。現在高層次人才,對子女教育、居住環境都比較重視,而泰州恰好可以藉此創出特色,吸引更多優秀人才來創新創業。

  從“做強產業”“做強城市”到“做強教育”,有了這些鋪墊,泰州近期高調宣佈加入“搶人大戰”,並組織走進深圳等城市招引產業項目,延攬人才、科技、資本等高端要素,便成為了水到渠成之舉。